美术联盟——关注中国中产阶级轻量级收藏

美术联盟

网站首页 > 艺术访谈

【后写意 | 人物志】专访:陈震生——所谓写意的话,那就是读书、明理

2018-01-20 22:59:59 美术联盟 阅读

图片关键词



 时间: 2017年10月26日

 地点:宋庄.陈震生工作室

 人物:陈震生 雷奇俊 王吉田

640.webp (4).jpg

640.webp (1).jpg

  雷奇俊                                                                                                                                                                 


陈老师,您好,您的作品基本上是一些“懒人”这种形象,尺幅不大,视觉效果特别,用了多长时间,在这个过程经过几个阶段?




陈震生

最早是从上学的时候,对文字感兴趣,同时也在画画,再稍微晚一点就是写字。这些东西都是同步进行到最后画了这个东西,真正形成这种样式或者这种绘画语言,还是来到北京以后,要用这个艺术手段表达自己的东西,同时,我把其它的职业都辞了,考虑用画生存,也要画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固定题材来表现自己,基于自己对整个外部世界中的认识,最后,选择了这种题材来进行创作。简单地说,画它用了多长时间,也就这么十几年的时间,但是能够画它前面所有的读书的过程、书法的研习这个东西,和它有很深有机的关联,也就是说,在那些基础上到最后形成这样的画。你要问它具体多长时间,单独的画它,也就十几年的时间。

我一开始想画人物的时候,就不想画古人,例如李白长胡子朝天,或者说杜甫趴在一块石头上等等,古代的那些高雅文人墨客那种境况,就是老百姓都认可的一种高级的状态,所谓高士图。我想传达像古人、高士的那种精神,但是,从外面的形象又不想局限于非得是某个古代人物,某个时期的这种形象,所以,我一开始就选择了这么一个人,永远不穿着那种长袍马掛的。我最早画这个人好像是现代人, 一个上面是个布衫, 底下一裤子,这么一个形象。 如果简单地回答,也就是说不想画出完全是个古人,同时,又有古人那种高士、高级的一种人的状态。还想诉说,就把它外在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概念化,就是不穿袍子,但是,又要做到这个人的状态,还是和古代高士是一样。




640.webp (2).jpg

采访现场



 雷奇俊


陈老师,您创作这种风格或者图式,主要想表达自己什么样的情感?




陈震生

想表达自己,既不是古代人。同时,又具备古代的文人高士那种情怀, 也可以是现实中的你自己或者我或者他,就是一般一个人的形象。 而在这个题材中,这个人的动作或者做什么事,经常我们挂着号。他工作之余干嘛去了,在卧着、躺着或者拿个酒葫芦,有的时候旁边扔了一本合上的书等等,基本上我后来画的大体不差地都是这么一些题材,或者坐在一个桌子旁边,在闲散、出神,就是想表达作为一个现代人。相对来说,有点文人、高士的情怀,同时,让他力所能及地按自己喜欢的做点什么事,喜欢喝茶、喜欢看书、喜欢闲散或者喜欢睡觉等等。

640.webp (6).jpg


采访现场


  雷奇俊



您画“'懒人”其实就是自我写照?


陈震生



就是一种正常人的生活状态。大家可能除了要工作以外,还要喝喝茶或者下个棋,或者说闲散一下,发个呆、睡个觉,不外乎这些东西。并没有非得要赋予它一个什么绝对的深意,它就是一个人。


640.webp (5).jpg

采访现场

 


  雷奇俊



您形成这种风格主要受哪几位老师影响最大,对您后来艺术产生怎样的影响? (包括艺术思想和艺术观念)




陈震生

其实刚才说到了,读书、写字,是形成自己这个样子的主线。我是从河北来的,在河北季酉辰先生、韩羽先生是我比较早接触的,后来接触朱新建、何建国等新文人里边这一批人。 另外,当年和河北我们年龄相仿服的一些人在一起,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影响,你要说具体哪一点是学的谁或者哪一点是谁形成的。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很难说。但是,和这些人交往中形成的这种整个对艺术的认识,或者在艺术上,在画画的过程创作中用什么方式进行,可能这个人在这点上,另外一个人在那点上的,或多或少会有所影响。






   雷奇俊

您的作品题跋基本上是自作诗,这也是当代很多画家比较欠缺部分,那么,您怎么理解这个 “诗书画印” 四绝在中国画重要性?

 



陈震生


谈到这块比较惭愧,因为诗我就不敢说会。很多聪明的人、很多读书的人、文采好的人可能都说过话题,你说当下的社会,非要回到古代,让大家都能写五言、七言的绝句律诗,或者是某一个文体,这个要求可能有点不实事求是,因为现在那种文体,它不是作为一种大家通行的去用?所以说,很多人可能会谈到,现在就是可以用文来替代这个诗字,因为中国的古体诗,无论是古体的,还是词,还是什么。相对来说,有很严格的押韵、平仄这些规定。当下人要完全的按照和古人一样去要求这一块的话,实际上有点不尽情理。因为古代时候基本上那个东西是文人可能必须具备的,就好像是一个人身份的证明一样,它必须有这个东西,而现在这个社会本身就不用这种文言了,而诗词歌赋用的场合也很少。作为一个画家,你让他文言文也会,这个古体诗或者词曲,固然会的话更好,但是,你要求这个人去完全精通,也不近情理。但是,可以用文代替它,所以,你要去读书。 当然这个读书也不仅仅包括过去,咱们中国经典好的东西。因为大家知道,从近现代甚至是明清就开始,西方的文化、西方的物质一直和我们在交流、在一起相互影响,所以,这个读书也包括可能对西方很多东西的吸收。也就是说在这一块上,我觉得,不一定十分严格地非得要在上面题诗或者古体诗,但是,整个画要有文气,同时,你要是写意加落款的话,你至少哪怕用西方的语言,也就是说用白话的语言去落款, 你这个文能够写得很好。我觉得,这是应该是一个要求。而不非得说,你能真正能题古诗才是过关,但是,你要读书。作为一个写意画家,往写意画这块努力的人,要有题款的话,你要是题上文字,至少要顺畅、要有文思,我就是这个要求。甚至我现在有时候,尤其从去年开始,自己抄一点西方人语句或者名言等这些东西,或者题一些打油诗,现在也用白话写一段自己的话,就是用现在通行的这种语言写上一段话题上去,这段话和你写意的意境要切合,同时,要和这个时代相衔接。现代的语言,如果能够很好地融在这个画的感觉里面题上去,我觉得,正是咱们现代人应该共同努力的。

640.webp (7).jpg

  雷奇俊




您认为中国画的笔墨内通的核心是什么?




陈震生

你的那个笔墨要表现的就是你对这个世界感悟。中国历史,大家一直说就是没间断的,四大文明古国,唯独中国历史很长。所以它的诗文中,保持了写意的精神,这种东西我觉得就是所谓的笔墨的核心。 比如说核心有一点,就是咱们前两次聊的书法。中国绘画它是一直用线条来作为主要表现的,这个最主要的技术环节一直在坚持。那么,笔墨与书法有很深的联系。

640.webp (8).jpg





 雷奇俊

您早年以批评家的身份走进艺术人的视线,特别是以书法批评比较突出,那么,当代书法家加入到中国画创作领域,将来是否成为中国画发展一股力量?




陈震生

现在说书法家是指书协的那些人,或者别的谁?刘正成先生说过一句话, 他说:假如500年后,突然就刨出来咱们现在存下来的字,人们会说怎么突然那时间又出现了这么一大批诗词的抄手?所有的现代书法家都是抄的,就是像刚才说基本上都是抄唐诗宋词。假如500年以后才发现现在的东西,可能就会觉得一个书法家没有,所有的书法家东西都是抄唐宋诗词,就好像咱们看敦煌写字匠一样都是抄的过去的医书,抄的论语,抄的过去所有东西。你看现在的书法家,以古代某个实际水平划割到一定的高度的线的话,整个现在可能就没有书法家这个说法。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讲,要是真正的书法,就得像咱们一开始讲的那样,你就得至少像民国、清以前。从小,自读四书五经一开始就拿毛笔写字。我最近一直讲书法它的法,整个当代对书法的法,基本上全军覆没都不知道!现在很多的书法,实际上丢掉了太多过去严谨的法一种信念。

640.webp (9).jpg


  雷奇俊



当今很多提倡回归传统,是精神上回归,还是技术上回归?




陈震生

你能完全回归到传统吗?你失去一个条件,你三岁的时候就没拿毛笔写字,你精神上想那样,你也那样不了的。 但是,你知道这个事情了, 你怎么做它?你知道已经失去了20年或者30年、50年我都失去了,你还想特别传统,和古人一样的话,那么,你要用的力度,那就是过去的两倍、三倍或者五倍,你才能够和古人的所谓的真正的精神,真正的技术在一个平面上,要不然是不可能的。我始终强调这个东西的道理在那,为什么始终强调这个时间或者这个年岁从那时候干?所谓精神怎么来的?精神是人,就是就在那个环境下它一直那样生存、生长、读书它形成这种东西。可人不可能完全的回到古人,咱们所有的人都是当下的人,你往哪个方向努力?你就是还原当时他们做的事,读的书。写意画,它实际上就是除了艺术的生发以外,它最基础的是技术上这种工作,你写的怎么样?法怎么来? 现场行进的速度,你画画怎么样把它画像了,用粗线还是用细线; 用曲的线,还是用直的线都有各种不同,各种不同的门派,不同方法的训练,那个东西就是传统。所谓的精神就是,你对这些认识到什么程度就是精神。你认可这个东西不认可?你一直想把它在画中表现,那就是具体化的那个精神。

640.webp (10).jpg


雷奇俊


当代中国画存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中国画的出路又在哪里?



陈震生

这个问题是大家所关注的。这在某个点它可能会有问题。就是说,你单纯的训练,不是说技法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你的读书、你的书法没到的话,你仅仅是紧紧抓那个技术点的时候,可能你用一百分的力,可能到最后你收效只能50%或者30%。你读书够了,你书法过了,你再去讲究绘画的技法,可能很快的能够你用30%就会达到70%或者80%的这么一个收效。要说起来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绘画我一直说,你强调的这个写意画,中国的绘画,它是两块,一块是文人加入,有了读书、书法这个功能以后,它更好的去往写意这块走。


640.webp (12).jpg

  雷奇俊

现在学院派青年人多数从事工笔画创作, 而好的写意画又廖廖无几,特别是70、80后写意画家问题比较突出,那么写意画将来是不是出现衰落?

 


陈震生

那不会的,中国这么大,就是你看到的再多, 就上面说的不如意的这个人群。还会有个别的作品是好的,你是没见到,因为像咱们刚才谈了这么多,真正中国传统好的写意画它需要很多的修为,需要对世界有很深的认识。但是,这个社会这么大;中国这么大,而且,现在世界是个地球村,文化也相互影响。在这个体制下, 在当代的社会进行, 有它更深的合理性,就出来这个,社会需要这个。 要不年轻人那种才情、这种绘画、这种天赋去干什么去?他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发,生发都是当下这种绘画的生态。所以说,对这个东西你是用这种忧患的意识看很对,但是,也不必要那么深刻。因为这个艺术者都会存在文人相轻,在某种上存在一种内心的纠结、恐慌、羡慕、嫉妒心。这种心理就是他在某个点上那种才情,他做的那些,我做好它,应该超越他们,但是,我又不愿意做那个他们做的,我就觉得有很多问题,这种心态也需要调整。你理解清楚了以后,就是每个人都在做每个人他认为最该做的。到一定的时候,比如你现在年岁大了,逐渐地也接触这个东西。前几年也开始对写意这么关注,要弘扬这个东西,要有这种认识,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你就看的更多,你想的更深,然后你走得更高,你会看得更多。当你走到最高的时候, 什么东西都看清楚了以后,现在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就你会更平和,大家都是在做自己当下认识到的。

640.webp (13).jpg


  雷奇俊


近几年,新工笔、新水墨比较活跃,大多数青年人从事工笔画创作,全国美展作品多为工笔画等因素,那么,我们如何继承中国画笔墨,发扬中国写意精神?



陈震生

你所谓的写意的话,你得有东西,有了才能写,那就是读书、明理。这些道理,你写的就是你人的感情、人的想法,你得有意义,你没?怎么写?你光读书,你光这个什么,你不进行技术的操作,你就没法写。而中国绘画为什么强调书法呢? 这个也是老生常谈,大家都经常谈到的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不同的地方就是它那个线条在起的作用一样。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们经典的绘画,虽然也是画形,也是状物,和中国绘画形式上用的都一样,但是,它作为主要的东西,我一直认为是色彩,因为中国绘画也是画动物、画人。后来宗教结合以后,从神话题材涉及到生活方方面面, 以线条为主要的一个手段,来做这个工作,而西方呢?它最早期的时候,它是没有线条,基本上靠那个光影塑造整体感,它是用色彩来处理这个问题。到了印象派之后,开始有了笔触,甚至再往后发展表现主义、野兽派等等。它就是直接在那个西画里面出现这个很强的一种线条的东西,毕竟它们用线条笔触来说明问题的历史短。而中国绘画,它从没间断的,从一开始到现在, 它以线条的手段表现这个画面中要写的这个意,它是以线条为主。咱们上次讲到,就是董其昌对南北绘画之分,它本体的绘画,就是刚才咱们说的状物、状情那种东西。早期的时候,中国绘画它也不是特别强调线条的书法性重要, 也就是不特别的强调这种写意性,有了中国传统的这种文人参与或者说逐渐地有了文人的这种写意之后,这个写意精神越来越浓,把唐王维作为这个肇始者,王维是个大文人,在诗词上是开辟田园诗一代鼻祖,绘画也把他作为南画,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文人画的鼻祖。从唐朝以后,这种写意的东西越来越多的加到中国绘画里边。强调这个写意精神,实际上就是和中国的这种线表现有比较深的联系。写意这个词,我也没有去专门查它是怎么来的,但是,很早的时候,我估计在文章或者诗词里边都会有这个词的应用,到现在可能也提这个。大家好像感觉是专门用于绘画中的,但是,肯定不是为了界定绘画的一个什么状态出现的这个词。实际上中国的写意精神,它是诗词、文章或者也就是人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它一直强调这个东西,实际上绘画的理论里边“气韵生动”——谢赫六法论,最早,最重要强调这个。从那以后就是历朝历代拿它讲山水画,把这个“气韵生动”放在其他任何东西前面,实际上只有后边那些东西做得好,最后,才是“气韵生动”,没有那些东西你也生动不了。可见,强调的东西并不是最初能做的。但是,真正去说它的时候又特别难说清楚。它就是咱们中国人认识这个宇宙自然的一种方式。它最早肯定出现在语言,再早就是到文字上,后来到文章和诗词里边,就一直强调这个精神。到最后,写意在画中从复杂的描绘状物性,变得写意表情。归结起来,在某种意义上讲,这种简化说法就是人对世界、历史的认识,情感最急切、最强烈地抒发。中国的文就是写意,中国的文言文,在某种意义上讲,不是老百姓说的话,就是落在纸面上的东西,一开始它就要写意的。你说可以说很多,但是记录的时候,一开始的材料或者方法肯定有限,能做这个事的人有限,你必须简化,必须经历到一定程度,我们某种思维的过程才能固化到这个纸上,才能够最表达人的思想。在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绘画,到最后没有脱离开这个词,大家应该用这个东西来限定中国绘画最高级的这种状态,肯定是这种精神在起作用。 所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用最简单的东西去把它画出来,我觉得就是写意。

640.webp (13).jpg

  雷奇俊


我想听听您在中国画创作上的一些想法?



陈震生

写意在中国绘画传统用的东西,现在很多人对这些东西,我觉得分析都不够,大家都在用生宣。我现在是避免用生宣,用半生熟的桑皮纸。对水墨碰撞的晕化和瞬间浓淡的变化,特别谨慎的去用,不是绝对的避免,而是谨慎的去用。因为海派从赵之谦、吴昌硕到齐白石、黄宾虹,基本上是当代这种生宣,这样水墨交融的这种东西, 他们做到基本上是一种极致的感觉。“徐蒋体系”也是沿着这个线路,经常用水和墨在纸上的碰撞。包括当下有很多个人、集团也都在做,这种好像是中国传统的东西,实际上这个传统很浅近。同时,都在拿这个东西说事。但是,有了咱们刚才说的那些,这个东西都是特别浅的一个东西。就是在这个点上,在这个碰撞做的最好的齐白石是一个代表。当下有一个人物朱新建,在齐白石这个线路上,往前推进了一点点,做到了一种极致的表现。这种材料、碰撞他们是找到了一个主流。人都在这走,而且走的高度,相对来讲,已经是非常高的,一般的人就特别难翻越这个高度。就像刚才说的,像玩当代水墨那些人群,因为完全没有文化,传统的一些东西,基本上就是一种表面的浓淡干湿,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味道。一般的人,在这块找的时候,如果没有传统这种东西的话,也基本上限于表面。一般的人,所谓的一般人就是有传统的认识和传统的这种训练,但是不够的时候, 它也会很好成就各自的,它们应该成就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还是在面上做的东西多了。我为什么谨慎地控制这东西呢?就是我想,不在这块,不在外在争东西,而在底下使劲。在形式上,把它控制在一个相对来说更低调,或者说不吸引眼球一种感觉。但是,为了弥补没有这种水墨碰撞以后,你靠什么吸引大家眼球呢?就刚才大家问的一个问题,我现在的画,比较固定的画一个人。实际上我山水等别的题材也在画,但是,我拿出去作品基本上就这么一个人,人们总是想让我加点树什么的,为什么?世间行走要生活,偶尔有时候,实际上什么也加点。但是,学术的展览,或者我自己真正想拿出去的画,尽量简化这种器物,形式上它越简,纸里面简单地东西越突出。它就会强烈地吸引大家眼球,我就在这块强化它,做得更彻底。而它线的外形和水墨这种碰撞上,仔细再看,我又基本上舍弃了那些手段。外边名气很大基本上玩这些东西都玩得很好,或者比较淡的,或者是浓郁的碰撞;要不然就是黑的,要不然就是浅的;要不然就是不浅不深的,生发很严重碰撞地很涨,用张纸很粗的皮纸,或者宣纸。 大家一看这种感觉,这个技巧,他很吸引人。那个里面很美,做得很好的话,并不是说他们做的不高级。但是,我就觉得这种高级它还是形的东西,和内在那个上的使劲是不一样。我反过来讲,在这块我是牺牲掉,我是把力量用在下面,是我自己在下边做更多的东西,而在外形上舍弃掉很多东西。同时,在外形上更简化的去展示,弥补一下因舍弃掉这种细腻的水墨已经形成学术上好的东西。我就是通过这么一个矛盾的关系,让自己的创作,更加突出。

640.webp (14).jpg


 雷奇俊


陈老师,您如何看待学术与市场?




陈震生

那个东西实际上就不言而喻的。就上面谈到的东西,你看你求什么。你求学术,加上你是最高级的人就根本就不会管市场,就完全学术。你要是没有那么高,那你就关注一些市场。你要是作为一个在世间行走,你用90%的精力关注市场,用10%的精力去关注学术,也都可以。什么都可以。


640.webp (15).jpg


  雷奇俊


在一篇文章看到您说过“如果有足够的钱,你会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自己就到隐居山林”?



陈震生

中国人隐居山林就是过那种自然、与世无争的日子。这都是老子当年的那种传统的观念,也没什么新意,肯定那是最理想的状态。但是,因为你是社会的人,你不挣钱,你上有父母,下有孩子,中间有老伴,总之,人还有你生存的责任。画个小画,养家糊口,然后,自己还能够在艺术上有想法,肯定比较专心的去做,能做一点就做一点。你要是养家孝顺父母,你肯定需要去关注,想要去认真的对待这个事情。你要在世间行走,你的作品要有人喜好,要在商业社会转变成商品。还要有你的经营之道,怎么经营,你拿出多大的力量,有什么态度。实际上咱们刚才讲得很多东西,你理顺了那个东西,你有多大力量,你怎么做,你肯定也不会太迷茫。按照一种自在或者说用多大力气去把握它,就按照你的方向去把握就是了。这个没有太多好谈的。

640.webp (16).jpg



  雷奇俊


请陈老师给青年艺术家提出一些宝贵意见,应该最想说的是什么?



陈震生

那就不用说了:读书、写字、画画。

640.webp (17).jpg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后写意微信平台据陈震生专访语音整理经作者审核)

  2017年11月  


  


                          

【后写意|人物志】专访(微杂志)编辑团队

 总策划、主编:雷奇俊       副主编:王吉田

 美术设计:张秀                   摄像:阚路常

 联系电话:18701092387      

 邮箱:13501243629@163.com

     

【后写意|人物志】专访(微杂志)学术支持

《中国书房 》杂志   《中国水墨》杂志  《画微》杂志   《时代美术家》杂志   范治斌艺术馆  

  美术联盟   李智纲美术馆   七上美术馆    品逸文化      后写意画会   华社     学画微言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